首頁 企業郵箱 收藏本站 進入后臺
戶名:
密碼:
輸入關鍵詞或名稱:
案例展示
 
· 案例展示  
企業可以對違紀員工罰款嗎?
[返回]      發表時間:2011/7/25 15:59:57

案例

    2007年1月25日公開審理了一起辭職員工狀告公司單位自定章程隨意克扣員工工資的勞動爭議糾紛案。案情大致是這樣的:2002年6月24日,王某應聘到一家紙制品公司(以下簡稱“公司”)從事銷售工作,雙方簽訂了期限為三年的勞動合同。之后,雙方又續簽勞動合同到2008年6月24日,約定服務期限為三年,并約定違約金人民幣3000元。2006年2月1日,公司制訂了《銷售原則總則》,規定“銷售員未經總經理批準同意,一律不準從貨款中支付現金,或將貨款劃入本公司以外的賬戶,一經查實將按挪用、貪污論處,并給予500-1000元的處罰,情節嚴重者送交司法機關。” 該銷售原則總則制定后分發各銷售員包括王某。公司并按照銷售原則總則中規定的薪金及各項補貼、獎金結付核算方式向銷售員發放薪金及獎金。2006年6月11日,王某為了自身發展,向公司提出辭職書面申請。2006年7月,王某收到了公司客戶以現金形式支付的貨款人民幣1.2萬余元,并在同年10月將貨款存入公司帳戶。在得到了公司分管領導簽字同意后,從2006年8月1日起王某某正式離開該公司。2006年10月14日,結算工資時,王某某被公司以違約為由扣去人民幣2000元,以挪用、貪污為由扣去人民幣1000元。王某不服,向人民法院法院起訴。

點評(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解讀):

    單位以王某提前解除勞動合同違約為由扣除王某工資2000元作為違約金欠妥,沒有法律依據。我國勞動合同法規定勞動者提前30天通知用人單位,可以單方解除勞動合同;但對于勞動者提前30天通知解除勞動合同是否要承擔違約責任,勞動合同法沒有作出明確規定。很多專家認為,既然勞動法賦予勞動者提前30天通知單位就可以解除勞動合同,勞動者依法解除勞動合同就不應該承擔違約責任,理論上我傾向這種理解。但是,根據原勞動部《違反〈勞動法〉有關勞動合同規定的賠償辦法》第四條規定:勞動者違反規定或勞動合同的約定解除勞動合同,對用人單位造成損失的,勞動者應賠償用人單位下列損失:(一)用人單位招收錄用其所支付的費用;(二)用人單位為其支付的培訓費用,雙方另有約定的按約定辦理;(三)對生產、經營和工作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四)勞動合同約定的其他賠償費用。根據該辦法,勞動者提前30天解除勞動合同,違反合同約定的要承擔賠償責任。換句話說,勞動者提前三十條通知單位解除勞動合同,若違反了勞動合同的約定,仍然要承擔違約責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的規定,單位要求王某支付提前解除勞動合同違約金的做法是沒有法律依據的。綜上,法院要求單位退還其扣留的王某的2000元的違約金的判決是合理的,適用法律準確。

    本案涉及到的另一個問題是企業可以對違紀員工設定罰款嗎?

    本案中,原告認為《銷售原則總則》沒有通過民主程序制定,是無效的,被法院認可。由于該總則中規定了原告應取得的勞動報酬,應屬于合同的主要條款,所以法院認為該總則應視為勞動合同的重要附件。由于《銷售原則總則》是勞動合同的附件,那么附件規定的公司紀律制度,員工也必須遵守,違反該制度就是違反了雙方的約定。換句話說,遵守《銷售原則總則》規定的紀律制度是王某的勞動合同義務,王某應該遵守雙方約定。現在的問題是,企業是否可以對違紀員工設定罰款?法院認為,該銷售總則中所使用的以挪用、貪污論處及罰款屬國家公權力的范疇,顯屬不當。換句話說,法院認為單位無權對員工進行罰款,因為罰款只能由行使公權力的政府設定。法院沒有就此否定單位對王某的違紀行為罰款1000元的做法的合理性和合法性,而是認為被告單位規定的罰款措施,雖然字面上是“罰款”,但實際上卻屬于在勞動法允許的范圍內,采取的與違紀者的違紀行為相適應的相當于違約金的處罰措施,并認為此類規定應有效。法院一方面否定了企業可以對違紀員工設定罰款,認為罰款具有公權力的性質,我們也持這一觀點;另一方面法院又肯定了企業對員工的罰款做法,認為實踐中企業對員工的罰款的性質是相當于違約金的一種違約責任,只是罰款用詞不妥。我們認為法院的這一結論值得思考。如果單位對違紀員工設定一定數額的罰款實質上是約定違約金的話,則單位對員工違紀罰款的設定就必須符合法律法規對違約金設定的條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的規定,單位對勞動者的違約行為約定違約金的,僅限于下列情形:(一)違反服務期約定的;(二)違反保守商業秘密或者競業限制約定的。很顯然本案不屬于以上兩種情形。法院也不宜擅自增加勞動合同違約金設定的情形。

    假設本案中,《銷售原則總則》是通過民主程序制定的,單位是否可以對違紀員工進行罰款?值得思考。用人單位雖然可以依法制定規章制度和勞動紀律,但用人單位不是公權力機關,不能設定行政處罰。如果將用人單位對員工的罰款理解為是一種違約責任的承擔,尤其是當雙方在勞動合同約定勞動者必須遵守用人單位規章制度和勞動紀律時,則這種違約責任實質上就是違約金,違約金的設定必須符合法律法規。綜上,單位不能直接對員工設定罰款,公司對王某挪用款項的罰款沒有法律依據。但公司可以追究王某的民事責任乃至刑事責任。

    法院審理認為,辭職是勞動者的權利。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勞動者解除勞動合同只須提前30日通知用人單位,并未要求勞動者承擔相應的違約義務。原告沒有出現違約行為,故被告單位收取原告違約金人民幣2000元的行為不符合法律的規定。另外,被告單位制訂的《銷售原則總則》不是通過民主程序制定的,故不能視為單位的規章制度。但該總則中規定了原告應取得的勞動報酬,應屬于合同的主要條款,所以該總則應視為勞動合同的重要附件。此外,該總則中所使用的以挪用、貪污論處及罰款屬國家公權力的范疇,顯屬不當。被告單位規定的罰款措施,雖然字面上是“罰款”,但實際上卻屬于在勞動法允許的范圍內,采取的與違紀者的違紀行為相適應的相當于違約金的處罰措施,此類規定應有效。原告方收取客戶現金后在無正當理由的情況下,長達二個多月未上交公司,被告單位以此為由按照總則的約定收取原告人民幣1000元不違反法律規定。據此,法院當庭宣判被告單位紙制品公司在十日內返還原告王某某人民幣2000元。

版權所有? 溫州順祺企業服務有限公司 地址:溫州市永嘉縣甌北鎮王家圩路
電話:0577-67377021 /67377023 /67377025 /67377026
傳真:0577-67377020 技術支持:聯科科技浙ICP備11021809號
 
斗兽棋 办信用卡都是怎么赚钱的 湖北快3 购买技巧 宁夏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 龙王捕鱼可以赚钱吗 北单比分 北京快中彩官方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中奖规则 银行卡被冻结后还能赚钱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助手 河北11选五怎么玩不赔钱 南粤36选7走势 澳门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 北京快乐8计划软件免费版 喜乐彩开奖号五十期 99彩苹果